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贾天荣 丁一涵

杨宇涵记得,寒假前,老师叮嘱过大家多带些复习资料回去,但他当时没有在意。甚至学校刚通知要上网课时,他还挺开心的——以往的寒假只放10天,这次假期好像变长了。

直到上了一段时间网课,再经历过网上月考,切身感受了高考的迫近,已经高三的武汉考生杨宇涵开始有点慌了。

武汉考生:我现在只想回学校

寒假时,杨宇涵和妈妈回了孝感老家。这期间他发现突然开始有人挨家挨户测体温,出门也变得困难。也是那时,他开始关注各种疫情相关的新闻,为武汉每天都有新的确诊病例担心。

过年期间的老家人很多,环境嘈杂、没有电脑、用手机上网课常常网络不好,连没有带够的学习资料都需要学校快递,这些麻烦让一家人都非常着急,想尽办法要回武汉。经过了各种复杂的申报、手续、检测,直到十几天前,杨宇涵才终于回了武汉的家。

每个经历过高考的学生,都对百日誓师有一种特殊“情结”。高一时,杨宇涵就参加过往届高三的誓师大会。

他还记得,当时学校为高三学生打造了一扇“凯旋门”,高三学子踏过凯旋门,即将开始最后征途的那种“神圣感”,让他对属于自己的百日誓师也充满了期待。

但实际上,属于杨宇涵的百日誓师一共开了两次,都在线上进行。当几百个学生头一次涌入QQ群,网络的卡顿让服务器瞬间崩溃,群也被匆匆解散。直到第二天更换平台后,这场特殊的百日誓师才得以顺利进行。

当天,杨宇涵一边吃饭一边开完了期待两年的誓师仪式。

疫情下的武汉高考

对于武汉乃至整个湖北的高考生来说,要面临的还有疫情和高考制度变化的双重压力,杨宇涵告诉记者,湖北省从下一届开始就将施行新高考,考试科目、内容都重新制定,一旦有学生被感染或者因为其他原因留级、复读,这意味着他们将重新开始,此前的三年将付之一炬。

3月31日,教育部发布公告,明确2020年全国高考延期一个月举行,考试时间为7月7日至8日,湖北、北京待定。

现在学校的复习计划依旧按照全国考试的时间规划,最后的冲刺时间也已不足百日。对此,杨宇涵还挺乐观,他用在网上看到的段子形容自己的感受:“昨天倒计时还是64天,今天醒来就变成了94天。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疫情下的武汉高考

虽然疫情形势越来越好,武汉也在慢慢复苏,但在这样的高压下,任何风吹草动还是会让考生们紧绷的心弦再次波动。

3月24日,武汉市教育局局长提醒武汉高三考生要做好“出家门,进考场”的准备。看到消息的杨宇涵感觉“怪怪的”:“我们跟之前考生的都不一样,如果真的出家门,进考场,我不敢想象会怎么样,这太吓人了。”

4月3日,武汉市新增1例无症状感染者确诊。这也是最近最让杨宇涵崩溃的信息:“怕开学时间又要耽误了,这段时间在家学习,我有一种要疯掉的感觉。”

如今,学校的课程已经进入了二轮复习,杨宇涵和同学们每天6:30起床在班级群打卡,直到晚上10点下晚自习,每天上课、考试,都要通过网络进行。

疫情下的武汉高考

即使已经全力以赴,但网课对这个年纪的他们来说仍是考验,分心走神常常难免。在他看来,在学校学习相对更公平:“毕竟不是所有学生都有条件能在家专心上网课。”

杨宇涵最喜欢英语,如果高考顺利,他希望以后能从事外贸或翻译方面的工作。高考结束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去考个驾照:“但高考后的假期好像也相应少了一个月,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和杨宇涵一样的武汉学生们,大概从未如此期待过开学。

找机会,回武汉

当看到钟南山说人传人,武汉即将封城时,黄陂一中的高三班主任余嘉伦正在北京旅游。

当时他并没有过多考虑到疫情问题,也没想到会延期开学,只觉得学校再困难都应该会开学,余嘉伦感到,如果到时候回不了武汉,上不了课,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他为自己提前买好回汉的票感到庆幸,即使回来后这里已经封城。因为怕自己归程时携带了病毒,他索性没回家,就住在学校旁的出租屋里自我隔离,一直呆到现在,“连说话的人都很少”。

疫情下的武汉高考

起初余嘉伦特别焦躁,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看疫情信息,但越看越觉得压抑。有时候他会找学生聊天,聊聊疫情和生活,也将这作为一种相互开导的方式。

后来学校开始上网课,这对所有老师来说都是全新的挑战。此前大家并没有这样的经验,一些年龄大的老教师更是需要年轻教师一步步演示教学。经过大家慢慢的摸索,直到半个月后,网课教学才慢慢顺了起来。

余嘉伦坦言,网课对很多自制力差的学生并非好事。经过一段时间,学生从最开始听课时的新奇,到现在逐渐疲软,效率变低成为难题。

疫情下的武汉高考

此外,最让老师们担心的是,因为自己操作不熟练或是偶尔碰到的设备卡顿而耽误教学进度,在这种时候,没有一个老师敢浪费学生宝贵的复习时间。

这是余嘉伦带过最特殊的一届学生,对老师们的业务能力有很大的考验。老师们想尽办法来提高学生们的效率。余嘉伦会常常在群里分享一些文章来鼓励学生,也会把讲课的视频录下来传到b站,推荐给同学们看,这对他来说,这也是全新的尝试。

疫情下的武汉高考

作为武汉考生的班主任,要担心的事情还不止于此。哪怕学校现在暂时根据全国的高考时间制定计划,但对于湖北的考生来说,到底是否延期一个月仍旧是未知数。

余嘉伦告诉记者,如果考试时间拖的更长,那湖北可能会使用备用卷,或重新命题进行高考:“到了那时,备用卷或是重新命题的卷子难度是否会更高?”

更让他担心的是,如果真的延期,学生能坚持的下来吗?“本来学生处在这种高压的状态已经很久了,到现在冲刺阶段,又要多冲刺一个月,他能走的下去吗?”

诸如此类不确定的因素还太多。

但余嘉伦也表示,因为硬件的差距,城区的网络教学肯定比郊区做的好一些。延期高考,让农村地区的学生多了一个月的机会,“可能这就是他们反超的机会,给你这个机会,你努不努力?“

余嘉伦说,对于所有师生来说,这届高三是不一样的高三,是不平凡的高三。不一样的管理,不一样的课堂,给了师生不一样的考验,考验学生的自律,要求老师们做得更好,也正因如此,这段日子,一定会成为终身难忘的记忆。

余嘉伦话语中透露着担心,但又充满对学生的希冀。

疫情下的武汉高考

(图源视觉中国)

“没办法”的高三家长们

在采访中,作为家长的王必胜,对记者提到最多的话是:“没办法。”

随着武汉逐步复工复产,王必胜已经恢复上班,但妻子还在家天天照顾准备高考的女儿。这是没办法的事:“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家长来和学校配合好,督促孩子按时上课,要求他们提前预习、复习。“

特殊时期的监督是必要的,但时时刻刻看着孩子,又怕给她已经十分紧张的学习环境徒增压力:“作为家长我们只能劝导孩子,努力去克服这些困难,因为这是没办法的。”

交流中,很多家长比孩子更着急,但却不敢对孩子表露,仍不明确的开学和开考时间,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我们没办法和孩子说,他们也想学好,也很着急。”

疫情刚来的时候,王必胜和妻子都非常担心,甚至对网课的了解都需要学校老师来科普。

只有在吃饭的时候,王必胜才会小心翼翼和女儿谈及最近的学习和疫情情况。他不想让女儿因为自己是武汉考生而产生负面情绪:“因为不是她一个人,不是武汉一个地方有这样的困难,这是全国性甚至世界性的问题。”

在他看来,让孩子了解疫情现状是十分必要的:“处在这么大的一场疫情中心经历高考,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经历,即使最后真的没考好,也必须要让他们认识到社会的现状,认识到现在的特殊环境,不然这样的心理压力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4月8日,随着武汉“解封”时间的到来,也到了湖北在这次疫情大考中的交卷时间。湖北的高考生、家长、老师们则还要继续咬牙顶着,等待着考场铃声响起的那一刻……

疫情下的武汉高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