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上海市文来中学高三学生曹子恒体育锻炼。均为受访者供图

这一届上海高考生的18岁,注定是特别的、见证历史的。

没有黑板上的倒计时,没有老师不厌其烦地耳提面命,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同学间的喧闹,因为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上海推迟开学时间,线上备考成了上海数万名高考生的此前唯一选择。

从1月18日寒假开始到4月27日返校开学,整整相隔100天。

在这100天的居家日子里,有人靠仪式感与时间表自律学习,有人借“掉线”逃避上课;有人每天做80个俯卧撑,有人胖了20斤。他们在怀念课堂氛围的同时,也渐渐摸清了在线学习的方向。

仪式感与时间表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曹子恒上网课。

7点起床,8点至下午4点在线上课,下课后写作业、复习。晚上9点到10点半是雷打不动的体育锻炼时间——俯卧撑80个、哑铃左右手各100个、30个深蹲。23点准时就寝。

这是文来中学高三学生曹子恒的每日安排,一切在家进行。

1月27日,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上海通知大中小学幼学校做好推迟开学准备。3月2日,上海市教委启动中小学在线教育,1000多名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和骨干教师全市统一授课。

史无前例地,上海数万名考生齐刷刷开启在线备考。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上海市复兴高级中学高三学生潘贝迪网课间歇做操放松。

每周一至周五上午8点20分,复兴高级中学的潘贝迪都会穿上整洁的白衬衫或校服,佩戴好团徽,跟着上海市在线教育“空间课堂”参加升旗仪式,然后开启一天的学习。

没有黑板倒计时,没有齐刷刷的念书声,这批千禧年后不久出生的学生,开始给自己制造仪式感。“在家中隔空举行升旗仪式,就好像在学校一样。” 潘贝迪说。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上海市卢湾高级中学高三六班韩家豪上网课。

卢湾高级中学对学生在家上课时的着装没有明确要求,但严格规定“不能穿睡衣”,该校高三(六)班的韩家豪觉得,虽然是在家上课,但是主动营造上课时的仪式感,有一种回归校园的氛围。

仪式过后,真枪实战开始。这是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对部分人来说,时间是力挽狂澜的砝码。

刚得知开学延迟时,韩家豪有些小窃喜,“寒假时间可以长一点了。”这名想做教师、喜欢电竞的男生对自己分数有点底气,目标也明确——考华东师大或上师大的数学专业。

但很快,他就把生活过成了严格的时间表,每天最晚6点半起床,背半小时书再吃早饭,然后把前一天的数学看一遍。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韩家豪上网课。

到了8点,韩家豪会准时上网,和上海数万名考生一起听高三教师讲课。课程中既有市级的“空中课堂”,也有学校自己开发的课程。在市级课程中,除了高考科目,还有艺术、体育与健身,课程间有广播操、眼保健操和午休。

午休放在12点至下午1点,之后至下午3点继续上网课,晚饭后,他会看会儿书再做作业,最后是体育锻炼,然后晚上11点入睡。

韩家豪觉得,线上教学时老师仍是讲各类模拟题或归纳知识点,优点是他随时能拖动进度条,回看知识点,缺点是少了些课堂讨论的氛围。

“在线学习最大的考验是自由”

同为高三生,姜南(化名)也有这样一份时间表,白、蓝、绿、黄四色间隔,上课时间、自主学习、自主阅读、实时辅导泾渭分明。

但实际又是另一番情形。

每天八点前,家长会把他从床上叫起。上一会儿课后,他会趴桌子上睡一会儿,感到太困了,就去床上补一觉。

精神好时,姜南会边上网课边与同学开小窗聊天。晚上定的入睡时间是11点半,但有时看看小视频或网文,也会拖到零点后入睡。家长本想装摄像头,遭他强烈反对后未果。

在线备考百日,姜南明显的收获是“长胖了二十斤”。姜南妈妈有些开心不起来:“今天上班时又接到老师电话,说是姜南又没有及时上线。”

对于儿子时不时掉线或卡顿的说辞,妈妈有些无奈:在学校上课还有老师帮忙监督着,儿子会老实些。在线教育后,生活更不规律了。

班主任林老师说,每次让姜南交作业,就好比求他赏赐金元宝,而他的解释也让人哭笑不得——“老师,今天宕机了”“老师,作业我交了,但好像被系统吞了。”

“作为一种约束力较小的学习方式,在线教育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复兴高级中学发展中心主任、高三优秀教师徐凯里这段时间为了录空中课堂的微课,有时要忙到凌晨两点,感触颇深。

他认为,在线学习最大的优势是自由,最大的考验也正是自由。因此,考生一定要把这次在线学习作为应对未来的“练兵场”,从自由中培育出学习的责任感与自律。

“共生效应”朋辈互助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上海戏剧学院附属高级中学高三班主任金鸽网课与学生互动。

上戏附中高三(一)班班主任金鸽把自觉性不太强的学生组织起来,组成了“学霸训练营”。

她为此建了一个群,在群里分配学习任务、每周上报完成情况。她教学科是政治,作为高考等级考的科目,她还把选政治的部分学生组成了“逆袭训练营”,营员们互相督促。

线上学习、云家访、云班会、云晨会一样不少,金鸽会在每天早上上网课前开10分钟晨会,每天都有一名学生分享一周以来的学习生活,每个人都会轮到。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上戏附中晨会。

“这就是心理学上的共生效应,当知道对方在干什么,自己会迅速进入状态,同时老师也能够跟进关心学生。”金鸽说。

在金鸽影响下,上戏附中高三戏文班的学生纪越岑自己组建了一个学习群,群里每日打卡,互相监督。

由于疫情影响,不少高校取消了艺术类校考,改为高考文化课成绩录取,纪越岑称自己“一度感觉很崩溃”。

得知高考延期后,她慢慢静下心来,全力复习备考。“多了一个月时间,对于我们艺考生而言,是福音。”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上戏附中高三戏文班学生纪越岑上网课中。

曹子恒老家在浙江宁波,线上学习中他加入了一些网上学习小组,不仅结识了宁波老乡,还有江苏、安徽等省份的高考生们:“虽然我们的教材不同,但是目标还有学习方法,都值得借鉴和互相学习。”

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融入学习生活的速度,渐渐地,每个人都找到自处的路径。

韩家豪烧得一手好菜,时常下厨成为了他的解压方式之一,他经常会捣鼓一些新品,比如熔岩土豆泥,也会请父母品尝一下。父母平时很少过问他的学习,在备考期间更多是家常式的聊天,都是运动迷的父子俩还会聊聊球赛。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上海市卢湾高级中学高三六班班长韩家豪是一位美食达人,烧得一手好菜。

姜南说自己爱上了在线学习,因为不需要早起上学了,另一个原因是,在线学习抹去了他的几分羞涩。

这名在普通中学成绩位居中下游的男生,线下上课时一般不回答问题。但在线上,因为老师要求每名学生必须答题,除了网络有卡顿,他都会早早地抢着回答问题。

为此,老师还表扬了他几回,他也激动了几回,虽然很少有人知道他抢答的真正理由——前面提问一般相对简单,越后面的问题越难答。

线上线下“融合教育”常态化是未来趋势

短暂的100天,于学生是考验,于老师也是一场转变契机。

随着4月27日起上海初三高三学生陆续返校开学,线下教育继续回归主流方式。上海市教委主任陆靖表示,学生返校后,学校会评估在线教育的成效,并制定过渡期方案。

徐凯里坦言,这段时间的一线体验,让他体会到了信息技术的优势。“一直以来,面对教育信息化,学科壁垒、技术障碍、资源瓶颈等问题阻挡了我们前进的热情和信心。这次在线教学的实施带来改革的讯息,倒逼我们走出舒适区,改变备课方式,改变教学形式,改变互动模式,改变心理态势。”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上海市复兴高级中学发展中心主任、高三优秀教师徐凯里准备网课资料。

徐凯里认为,只有愿意改变,愿意坚持的人,才能够更有智慧地教。虽然线上教学还存在着许多问题,但不能否认的是,线上教学确实是线下教学的有力补充。

金鸽看到,上戏附中一位上了年纪的语文老师,已评上高级职称,但在这次网课教学中充满动力,几乎所有软件都试过,还专门给学生设计小打卡,“和她相比,我们年轻教师怎么敢怠慢?”

晋元高级中学校长季洪旭说,高三能带来的更可贵财富,恰恰是面对高压时的坚持、自律和勇气,因为它们会内化成以后的人生资本,让人们更好地面对各种磨难,走出困顿。

对疫情下的这届高三师生来说,他们面对着多于往年的困难,承受着高过从前的压力。相信当一切尘埃落定,回首2020年这段特别经历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记忆犹新。

高考在线备战百日记:特别的18岁与特殊开学,他们都经历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