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往年的情况,2月12日,在距离高考只有116天的时间里,小雅他们早就该在学校“封闭”学习了。可是因为疫情,今年无法返校,只能采用网课备考。

黄冈因为教育闻名全国,作为黄冈市一所普通高中毕业班的学生,小雅压力不小。早上6:35起床,线上“打卡”,上45分钟早读,吃早餐;8:00开始限时做练习题,9:00老师准时网上直播进行授课,课后是45分钟的跟踪检测,然后才吃午饭。下午和晚上还会把上午的时间段再复制一遍。

此前,全国众多老师自制“直播神器”,化身主播的照片在网络刷屏。小雅班上的老师情况也差不多,有的老师第一节课基本是在慌乱中度过,学生一边教老师用直播软件,一边忍不住哈哈大笑;有的老师被困在农村老家,没有设备,只能一只手举着手机,一只手在稿纸上演算讲解,时不时还会因为网络不好,卡顿。

“真的希望疫情能快速过去。”小雅说,自从黄冈“封城”,她就再也没有出过家门。前几天出太阳,她“逃了一会课”,到楼顶偷偷晒太阳。

距高考116天,黄冈师生正在面对的“线上考试”

↑线上授课。

一天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1月31日,黄冈市教育局发布《黄冈市中小学疫情防控期间组织开展网络教学的实施方案》,要求努力解决学生无法正常到校上课问题,实现“教师线上教学不停教、学生线上学习不停学”的目标,最大程度降低疫情对新学期教学工作的影响。

在此前,小雅就收到了班主任发来的课程表。课程表根据疫情时期的网络授课而制,“战疫情不掉链,赢高考永往前”12个字被印在最上方。从6:35线上报到考勤,到22:30就寝,一天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距高考116天,黄冈师生正在面对的“线上考试”

↑课程表。

小雅是艺术特长生,去年12月的专业课已经过线,所以接下来的文化课至关重要。自高三以来,家人不让她做学习之外的任何事情,全力备考。因为基础差,家人给她买了网络课程,每天下晚自习回家,还要多学一小时。“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小雅妈妈看着女儿每天对着视频学习,心里着急。

以前买网络课程是加课,但是如今全部变成网络课程,小雅妈妈有些无奈。女儿虽然每天很自觉地上课,但是“接受效果肯定没有课堂好”。

在小雅妈妈看来,线上授课对于高年级学生比较有用,对于低年级学生来说则全靠家长监督。她在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每天也需要上网课,但是只有她一离开,儿子立刻就开始玩。如今黄冈小区限制出行,她除了外出买菜,每天都陪着两个孩子上网课。

“排麦是什么麦?”

周芮才是小雅所在班级的班主任,也是高三年级的年级组长。他们高三年级有6个班,每个班50人左右。过年前疫情爆发,大年初二学校相关领导和老师就开始讨论如何应对疫情。他当时已经回老家恩施过年,黄冈“封城”回不来,他只能在线上进行指挥。

安排课程、制作课表、帮助老师找备考教材和资料……周芮才说,很多老师像他一样,回老家过年,没带电脑,没带教材,只能自己想办法制作课件、备课,然后投入线上教学中。自制神器,化身“主播”,很多老师都是第一次。

办法是周芮才自己摸索出来的。除了每天早上需要在班级群里“接龙签到”,每个班级还建立了“督察反馈群”。为了督促每个学生都按时上线上课,每天班干部都会与老师接洽,协助抽查一部分人。什么时候抽查,事先不公布。在直播间,老师会随时打开某同学的麦,让其回答问题。如果考勤出问题,周芮才会第一时间与家长沟通,让家长协助监督孩子。

周芮才所在的高三年级网络授课主要以发起语音和分享屏幕为主,学生用手机,平板和电脑都能进行学习。但是有两个年龄稍大的老师不会操作,他们只能选择一只手举着手机,一只手在稿纸上演算讲解,实在不行还会请家人帮忙拍摄。

另外,有的老师在农村老家直播,信号不好,经常出现卡顿。他们最初整节课都在解决信号问题,后来他们有的给当地运营商打电话,有的自己想办法,在直播间将班长和课代表的麦一直开着,出现卡顿,及时沟通,老师会将视频退出,用语音进行教学。

作为年级组长,周芮才经常会和学生一样进入直播间,进行课堂巡查。在直播间里,他发现很多趣事,有时自己也被逗乐了。最开始很多老师不知道直播间需要“排麦”。学生在对话框提醒老师“排麦”,老师一脸茫然地回复“排麦是什么麦?”没办法,很多班级将班干部设置为管理员,协助老师进行直播操作。授课过程中,很多老师需要互动,最开始他叫人回答问题,总是没人发言,后来才知道设置了禁言。

上周日,周芮才组织了一场测试。上午考文综,下午考英语,学生通过线上文档或者线下稿纸作答,完成后上传给科任老师批阅。因为此前周芮才发现,一些学生写作业和回答问题都是通过网上查阅或者翻手上的资料,他在通知老师时,特备附加了一条信息,提倡父母进行监考。“学生不在面前,总担心他们是一个什么状况。”周芮才说。

测试结束,主观题由学生自己对答案,上报分数。客观题上传给老师批阅,老师会用图片编辑软件,在图片上打分,最后统计分数。周芮才说,有一个数学老师,第一次操作没有经验,将50多个学生的作业图片都保存到手机,批改完又一个一个对应名字,花了5个小时。后来他才知道对话框可以私发,同学传过来,他批改完登记好分数,再返回去。

距高考116天,黄冈师生正在面对的“线上考试”

↑用图片编辑器批改试卷。

很多家长反映,现在学生每天都对着屏幕,担心眼睛受不了。接下来周芮才想调整课程表,将运动和眼保健操的时间加进去。

周芮才说,作为高三老师,历届压力都大,今年情况特殊,他们不仅要关注疫情防控,还需要关心学生心理健康。“希望疫情不要影响高考。”周芮才说。

“疫情对学生影响最大的是心理”

在黄冈市,最受人关注的是黄冈中学。作为全国知名的中学,它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人心。2月1日,黄冈中学发布关于开展线上教学的通知。该通知称,高三年级已经于1月30日开始线上教学,高一、高二年级将于2月5日全面开展线上教学。

距高考116天,黄冈师生正在面对的“线上考试”

↑黄冈中学通知。

2月3日,红星新闻记者曾经探访过黄冈中学,当时学校大门紧闭,门口宣传板上贴着疫情防控的通知,校园内看不到行人和车辆,空空荡荡。门口的保安说,按照往年时间,现在高三已经入学了,但是今年还不确定什么时候返校。

距高考116天,黄冈师生正在面对的“线上考试”

↑黄冈中学。潘俊文 摄

黄冈中学高三年级的罗老师告诉红星新闻,今年高三有18个班,现在开展的线上教学和此前常规教学的内容变化不大,主要是上课形式发生了变化,他们现在还在摸索。

罗老师说,对于黄冈中学来说,学生的督促老师不是特别担心,他们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受硬件条件限制,课程中与学生的沟通互动很难完成。对于今年的高考形势,罗老师没有过多考虑,他说现在每天的任务是关心学生的健康,同时将教学任务落实好。

黄冈市黄州区某高中高三年级的邱老师告诉红星新闻,此次黄冈也是疫情重灾区,身边有一些亲戚和朋友被感染,他们班一位学生的爷爷也因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疫情对学生和家长影响最大的其实是心理。就算他们家没有亲戚朋友被感染,在家里封闭20天,也会很压抑。”邱老师认为,接下来对学生的心理疏导很重要。

邱老师说,其实所有老师都知道,线上教学有局限性,课堂教学会紧张有序一些,但是没办法,高三等不起,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疫情快结束,尽早回到正常的教学中。

红星新闻记者 刘苹 潘俊文

编辑 彭疆

距高考116天,黄冈师生正在面对的“线上考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