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又快迎来每年的高考时刻了,说起高考或许就是很多人的辛酸往事,作为我国的人才选拔机制,它与个人的教育机会直接相关,而一个人的受教育水平的高低对于他未来发展好坏的又息息相关,这点已经毋庸置疑,不需要笔者明说高考的重要性了。

不过在高考背景下还是存在一些被人指出的问题,主要是孩子学业负担极大,地区划线不一考试难度,各地上大学录取率不一,以及关键的教育资源配置难以均衡,发达省份总是比内陆欠发达省份要强,而农村地区师资力量往往不如城镇地区。

高考地区划线不一,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其实古已有之

相比起上海北京的孩子快乐学习轻松考试,河南、江苏、山东的孩子往往要面临着噩梦般的考试难度,这些地方的考生往往高一高二学完所有内容,高三一年狂轰乱炸不断考试复习。从早上6:30上早自习到晚上10:00结束晚自习。压榨睡眠式的学习。然后最终的各省的一本10%左右的录取名额比起北京上海的30%录取名额自然还是相差甚大。

不过如果从历史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话,大伙便会惊诧的发现原来这些问题其实早在历史中便一直存在。以上的制度设计其实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就有迹可寻。

古代的教育资源分配:

其实想一下古代,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合理,几乎是可想而知的,在古代拥有教育资源的往往只有以下地方:首府、地方商业繁华之处、贤人聚集之处。而这三者往往是和二或合三为一的。而古代纸张缺少、没有高效的印刷术、还有很多学派教书育人上一点不积极。知识始终难以普及到普通大众身边。

而在教育上做的最好的无疑就是儒家学派了,儒家学派能笑到最后成为百家争鸣的最终霸主,绝对离不开他们的普罗教育之功,别的不说,孔子所在的年代即使在春秋战国也是非常早的,在孔子之前的年代里面,教育绝对不是井田制下劳苦一天的平民可以接触到的东西而是一种纯粹的春秋贵族的官学,而孔子厉害就厉害在他把这些官学的内容开始大力散布开来,说起来孔子在当时的时

高考地区划线不一,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其实古已有之

代才能确实算不上顶尖,周游列国的时候一再碰灰,但他在教育上的功绩绝对当得起一句“万事师表”。

而一种知识能够发扬光大,就在于他能不能把知识合理的传授下去,而不是闭塞在一个阶层、个别家族的小圈子里面,而百家的争鸣迫使各家学派的各家圣人主动大力宣传自家学派的精华,主动大力的扩招教导,这才有了我国从春秋战国时期打下的日后大一统王朝的底子。

不过随着,汉武帝出于集权的野心,采纳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不必面临各派的竞争,而且作为官学,成为为官的关键。从此儒家学派的大牛们身居高位,彻底成为了上层阶级,不在像过去百家争鸣时期一样,拼命的召揽人才,主动传播知识。而亏得西汉时期平民除了读书之外有着多种上升渠道,加上许多读书人刚开始当官也是平民出身,所以自西汉一朝国家的执政阶层里面平民出身的倒也不少。

高考地区划线不一,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其实古已有之

不过随着一代代的做官,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越发凸显:经文不落百姓家!我们现在得益于信息革命、印刷、造纸术的技术革命,想看什么书,书店随便一逛就能找到或者网上直接订购或者在线阅读,获取知识非常方便。而在古代,一个偏僻的小乡村哪怕是一本我们现在看来稀松平常随处买到的《论语》都可能是被藏在当地地主家的珍贵藏物,轻易不示于人。

古代的书籍传抄,往往是通过人来手写,而光买一本《论语》等四书五经的白书还不行,必须要买注解,注解是什么,古代书籍往往言语极少,加上文言文极为简单,而要古代读书往往各代名人大儒会给这些著作根据实际或者旁征博引其他内容加上很多的自家的理解。

比如朱熹给四书五经作的注解甚至直接成了官方考试内容。曹操给《孙子兵法》的注解据传也是极为精妙的,而南朝裴松之给《三国志》做的注解,更是成为了历代读史书的必读内容,但既然是注解作为个人标注,这种注解通常是作为个人藏书留给家族或者留给得意门生,往往是是不传于世的。所以法不传六耳,这话一点也没错。

高考地区划线不一,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其实古已有之

而更多人对于经书内容的理解知识,在那个儒学已经成为当官利器,儒家也不存在竞争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依靠儒家学问当官的人,但这些人才从当地被选拔到京城之后,基本就在京城或者比较发达的地方定居下来的,促进了当地的发展,而落后的地方也一直这样落后下去,其实这在我们现在也是一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希望留在大城市定居,而现在教师我想也更愿意在发达的城市任教,而乡村地区的老师执教一段时候后往往不少就希望往城市里面走。

还有一个就是教育的成本,就决定了教育在古代终究是有身家的人才能负担的投资。因为古代哪怕是孩子也是劳动力,也要交税。所以往往古代要让一个孩子脱产读书家里没点底子基本没啥希望,回想一下古代很多名人,小时候都是边干活边读书,比如汉代时候贫苦的读书人朱买臣就是这样的一例,年近半百的他连砍柴时候都要认真读书。

而当初明治维新刚开始知道让地方上100%老百姓同意让孩子去学校读书,除了行政命令上的强迫还有花巨资给义务上学的孩子配个一顿营养丰富的午餐,以日本那个年代的义务教育率,基本可以理解为政府为了搞好教育不惜血本,要知道隔壁的大清慈禧老太太还在整天嚷嚷着让国库掏钱过她的60大寿呢?这才有日本日后的飞速发展。

可见在古代想要平衡教育资源可谓难如登天。

古代地区定额分配:

古代地区其实也有现在类似高考的不同省份不同录取难度的制度,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的察举制度刚开始其实是让各地的行政长官也就是郡守来推举人才,而到了后期就变成了一些定额有的则会根据当地的一些人口数来要求每年都要有相关人才举荐上来。

而后来对我国影响深远的科举,真正发挥作用还要到,明代以后,明代之后,科举可以说是国家命脉一般的存在,想在明朝当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官,非科举得了功名的人基本没有太大机会,在明朝有一句话叫做: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明朝废除科举制度之后,内阁就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啥你说皇帝,明朝皇帝几十年不上朝的家伙,虽然对于关键事情会去了解,可是绝大多数情况就是内阁分析情况,写个解决策略,大的问题交给皇帝过目,小的问题就自然内阁自个解决了。尤其是后期皇帝不懂事,啥木匠皇帝朱由校、不懂帝王术的末代皇帝朱由检,反正内阁可以说是明代的政治运行的核心所在了。

而想进入内阁,就必须是科举中最后一关,殿试中表现优异者才能进入,所以说还真的一考定终身了,这里顺便科普一下,科举考试的小知识,古代科举有三个阶段,第一先过童试的三关县试、府试、院试后可以自称秀才,有见官不跪免税的特权,像电影《九品芝麻官》里面的那个状师方唐镜就是这个身份。而下一步就要进省会城市,江苏就在江宁府、安徽就在安庆府、浙江就在杭州、像北京这样的直隶地区就直接在京师即可。过了省会城市的乡试一关,就可以称为举人,到了这个地步就有了正式做官的权力,基本等那个地方死了知县之类的官,在人家门口笑的合不拢嘴又和人家没有深仇大恨的估计就是轮到的举人了。

高考地区划线不一,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其实古已有之

最后一步就是科举的最高殿堂,会试及殿试,完成这一步的考生,就可以被称为进士,而其中的进士按层次分一甲、二甲、三甲,一甲就只有三个人就是我们总所周知的状元、榜眼、探花三人。说起来历代的探花都有一个硬性指标就是帅,这样大伙明白古龙老师的将李寻欢的人物设定为“一门三进士,父子皆探花”像表达啥了吧?

以上的考试一共三年一次,而每当皇帝登基或者什么特别的情况会额外开一次恩科,而每次会试的进士大概为三百人左右,在想想中国自从乾隆朝开始后破亿到清末四亿的人口,这进士的含金量是真的高。

说了这么多,大伙对科举有了不少的了解,我继续说科举的地区不平衡体现在哪里?其实科举最初的因为南北之间士子水平差距实在太大了,大到什么程度,在洪武三十年的一次科举居然出现了所有上榜的进士全部都是南方人(淮河以南),当时的简直震惊朝野。结果查出来事实其实就是北方士子没有一个符合要求的,虽然朱元璋考虑拉拢人心等问题判决这次所有的南方士子都不上榜,而自己亲自出马定了一份全是北方士子的新进士名单。但南北教育水平差距可见一斑了。

故此明代开启了南北中榜制度,这个制度怎么回事呢?其实他是卡在上面说的最后一步,会试上。就是会试的成绩要分地区考虑,最终进士的名额,北方占35%,南方占55%而那些难以分出南北的地区就划到中榜去占10%。

高考地区划线不一,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其实古已有之

所以说,而这种分名次其实是一种名额上的对地区的公平性的一种考虑,毕竟北方过去年年战乱,地力耗尽,常年遭灾。但北方毕竟作为国家的核心地区,不可能不照顾一番的,其次在古代其实有一种东西叫做乡党,比如明末的齐党、楚党、浙党后来在东林的逼迫下形成合力成为了我们口中的阉党,以东林党展开一场厮杀。而东林党别看别人是东林党,好像和乡党没什么太大关系,当是别人刚开始发家的地方就在现在的苏南地区,而其刚开始不少成员都是在这片区域凭借乡党做大的,其中不少人物都是江南地区的人:比如创始人顾宪成无锡人、后来东林党魁“水太凉”钱谦益常熟人、钱一本武进人。

所以在古代让同乡势力过大其实并非好事,而清朝皇帝也更加了解这点,干脆直接更针对性的将配额细化到省份的级别,而还有一点就是地区教育差距过大,必须要通过这种定额配置来给予一些那些劣势地区的人一些机会,而差距有多大,我就就以清代苏州和杭州为例,就清朝一代,苏州出过进士785名,杭州出过进士1004名。而在进一步说苏州出过的一甲进士(就是上面说的状元、榜眼、探花)数量是42名,而清代一共114名状元,苏州居然占据了26名,你说这地区教育水平差距也实在太大了。

高考地区划线不一,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其实古已有之

古今对比

相比古代的教育水平差距,我们今天高考难度虽然各地不一,但是水平还是不至于差距像过去那么大,而地区录取上北京天津上海的一本录取率为30%、25%和21%。而其他的省份基本都在15左右徘徊,可以说区域差异确实存在,不过基本原因地区的大学资源分配就占据了很大的名额,两个典型的例子:谁都知道北京的985、211多,而可怜的河南每年考生最多但是偏偏全省只有一所211,而很多高校招生基本以本省生源为主的情况下,地区的高校越多自然学生的教育资源就越丰富了。

对了,最后在高考即将到来之际,祝愿所有考生能取得圆满的成绩。

其实由于科举作为我国古代的一种影响深远的制度,自创立起至少有了1300年的历史,其中的演变对当时的变化等等方面有很多可以说的地方,所以我打算开一个系列,结合现实情况好好的讲解一番。这篇将会作为我讲解古代科举乃至所以的人才选拔制度的第一篇文章,其他的文章会在后面的每天更新中一一发出,我后期应该会做一个动态将内容汇总起来。 

喜欢文章的朋友可以关注我,每天更新一篇。有什么想看的历史内容也可以关注后,私信。我每天在线可以及时回复。您的鼓励就是我更新的动力。

高考地区划线不一,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其实古已有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